当恶心成为你的檐梁


炸完的油条放臭了
便不在乎油锅里加入什么葱什么蒜
只要能盖住那异味
即可

朽木架起危楼
仅是慑住楼内人
过客淡淡耻笑
立什么牌坊
楼内人也只是苦于演员身份罢了

中间不隔挡的下衣
似乎永远不如那几条缝线来的权威
那权威也就只是几个线头那么廉价了

似乎永远都有在敲门的恶心
自以为是天降的金遗
硬生生墩住了可悲

时间 2017.08.25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