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羽绒填满的荒唐的对比

一根冰棍如果能把烈火中的人冻僵
短暂的欢愉也能带来长久的幸福
没有更强烈的炙热和更深重的痛苦

一切都经得起对比
那残喘的瘦狼瞧见饥饿的雄狮撕咬着鲜嫩的牛肉
顿觉口中的病鸡犹如一遇星火就燃尽的干柴
不愿在咀嚼一口
早已被悲哀填满的那曾经犹如饕餮的肠胃
如今就像涂满了蟾蜍的毒液的纸袋
经不起晃荡,只剩下荒唐

时间 2015.02.12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