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会落败(Saber perder)

天上云:

sobrevueloscuervos, 03/05/2012




by Viggo Mortensen




你应当学会有尊严地落败。这是更伟大者的选择,它远比有尊严地取胜更重要,也更困难。在3月4号的球场上,面对前来作客的博卡,我们的一部分球员和球迷却忘了这一点。我不在乎客队和他们的球迷是否挑衅在先,我们理应比他们更好,更友善,也更聪明。在孩子面前,我们总该是最好的榜样。你可以发泄情绪,但不应放任自己诉诸暴力,那只能体现失败者的懦弱和不安。我们出了名的隐忍自控去哪儿了?不少时候,我们需要做到的,正是与难看的比分和糟糕的运气和解。我们输了。博卡并不比我们踢得更好——几乎是和我们一样糟——但他们赢了,他们配得上这场胜利。低谷期就是这样,我们也有过机会,却未能得到想要的结果。


当时我愤怒至极,也沮丧至极。我正在波士顿,就坐在一个加油站的餐厅里,用手提电脑看完了比赛。人们都盯着一身圣洛伦索的我看,而我像个疯子,对着个小屏幕喋喋不休,还不时向屏幕里的球员怒吼……这个说西语的白痴干嘛要对着电脑大吼大叫,唉声叹气?他们明显啥都不懂。我想砸东西,还想和人打架,但我并没有那样做。就在第86分钟Mouche的那个进球后,有个六七岁的男孩走过了我的桌旁,还恰好穿着件蓝黄相间的夹克。我看他的眼神一定充满了震惊和愤怒,因为他明显被吓着了,直接跑回了另一端正吃汉堡的父母身边。他指着我,哭了起来。我不知道他对父母说了什么,但他们都转头看向我,看上去恨不得把我杀掉。当然,什么也没发生,不过这让我回过神来,意识到自己有多愚蠢,居然狠狠瞪着一个无辜的孩子,只因为他正好穿了和博卡球衣颜色相同的衣服。他们肯定对圣洛伦索和博卡一无所知。那么,如果我不是在这对足球德比无比陌生的彼方,而是在我们的球场亲眼看完比赛,可能我也会被那狂怒传染,变成又一个失去理智的球迷。不过我相信我不会伤害任何人。如果我那么做了,我现在应当感到深深的羞愧。


2008年的12月,我在竞技队主场的站立席看完了我们对博卡的三角杯比赛,像所有圣洛伦索球迷一样,我怒火万丈,又悲伤无比。我们刚经历了一个裁判处处偏袒博卡的赛季,对阿根廷足协,对操纵比赛的格隆多纳帮都感到失望至极,而那场比赛就像是压垮我们的最后一根稻草……我们有太多回忆,太多愤怒。我回想起在罗萨里奥对纽维尔老男孩的比赛,Ogro(Cristian Fabbiani)的表现曾经让扳平变为可能……假如我们赢下了那场比赛,我们就该是冠军了,假如我们做到了这个,或者做到了那个……领先博卡8分的优势被白白浪费了……假如事情在此或在彼有所不同……


那天我和亨利刚从纽约飞到阿根廷,那也是他第一次来到这个国家。不过,他早就喜欢上圣洛伦索了,毕竟从他还是个婴儿开始,我就跟他讲了无数圣洛伦索的故事,给他看了无数圣洛伦索的东西,他跟我一块儿在电视和电脑上看过比赛,他看过我们击败河床夺冠的奇迹(那一场的Bergessio就像一位中毒的神灵),也和我一起庆祝过我们历史性的重回王座。自然,他也看过我在球队输球后长达数天的情绪低落,闷闷不乐。他早就知道我根本没法不想圣洛伦索,没法不谈圣洛伦索。从小到大我给过他无数印着圣洛伦索的T恤、球衣、钥匙扣,还有其它太多太多,正如我也一样送出了许多给我的侄子侄女们,给我在美国在其他各个国家的朋友的子女们。亨利见证了所有对圣洛伦索的爱与疯狂。那天在对竞技的三角杯赛上,他看到圣洛伦索的球迷们一直唱着,流着泪,为退场的球员们鼓掌,然后他告诉我:


“爸,我一直喜欢圣洛伦索,因为你爱他们。如果今天我们赢了博卡,如果今天我们夺冠了,我会认为那太好了,我一直希望圣洛伦索能赢,因为我想看到你高兴的样子。但现在,我和你一起站在这里,看到大家在输球后依然这样唱着,我再也不只是喜欢圣洛伦索了。我爱上了圣洛伦索。现在我明白了,爸。”


我给了他一个吻,就再也没有说话。那是很美的一刻,它值得我们经历漫长的旅行,去看一场输掉的比赛,再默默承受失利的痛苦。我的儿子能说出这样暖心又美的话语,这让我感到无比自豪,不论作为父亲还是球迷均是如此。我们离开球场时,有个记者走过来问我失利后会做些什么,这让我有些不快,于是我答道:“我会回San Juan和Boedo的街区,去看看他们是不是也把我们的路灯给偷走了。”但我没有推搡他,也没有对他口出恶言。我并不是说自己从未行为不当,但我始终明白,当足球乃至人生中的误解和厄运来临时,有尊严地面对总比口头和肢体暴力要好得多,时机合适的时候,再加点幽默也不错。我并不总能做到这个,但我希望不论发生什么,我都能是一个高尚的圣洛伦索球迷。这样,等到我们再次夺冠的那一天,我便能为此更加自豪。


不论高峰或低谷,不论你去向何方,斗牛士,我将永远跟随你。没有球队能与我们相比。没有球迷能与我们相比。我们尝过极乐的滋味,也到过痛苦的深渊,我们懂得取胜,也懂得落败。没有什么能比一颗乌鸦的心更伟大,更高贵了。现在的困局,我们也终将走出,而那些理解我们的人将赠我们予尊重。


Aguante Ciclón.






*圣洛伦索球迷爱称博卡为儿子……Mouche为Pablo Mouche,而San Juan和Boedo是他圣球迷大本营。


*Aguante Ciclón想想还是不翻了,Ciclón即飓风,是圣洛伦索的别称,而aguante指忍耐、坚持及自控,在阿根廷俚语里,特别是和体育连在一起的时候,表达的意思非常丰富,说的是挺住,也是雄起,大家都爱用,翻英文的话大概得说是The Cyclone Rocks!10年的时候梅西有亲身示范过:“Visca el Barça, Visca Catalunya, y ¡Aguante Argentina, la concha de su madre!"←后句说完可以拿阿根廷户口本了!


*我很喜欢这篇,它让我想到Bill Simmons谈自己带女儿看冰球的经历,喜欢竞技体育就意味着伤心的时候总比快乐的要多,但你永远认为这一切都值得。胜负消磨不了爱意,荆棘之上终会开出时间的玫瑰,而它让你想起你的心,想起天下之水,浩瀚汪洋。这一切你都能与最最亲爱的家人共享,多么好。


席梦思老师是这么说的



还记得《阿甘正传》里的那一幕吗?当阿甘发现他有个儿子的时候,他咀嚼着这个消息,然后就开始担心这个孩子会不会ckqp>*A,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