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端午贺文】心塞的阿拉贡

端午节即将来临,阿拉贡表示很苦恼。
“莱格拉斯,你说今年端午节我送你爸什么你爸不会把我扔出去。”
“你爸。”
“…这怎么能成。”阿拉贡表示有点心塞。
“怎么不能,你看啊。”莱格拉斯露出一个狐狸版的笑容,看的阿拉贡背脊一阵寒,“你父亲帮甘道夫解决了凯勒鹏绿的问题。所以,你找甘道夫帮忙,你又是爱隆领主的养子,所以帮你就是帮爱隆领主。”不等阿拉贡张口反驳就抢着说,“以甘道夫的爱好,呵呵呵,绝对没有不帮的道理。”言闭,莱格拉斯还像模像样的摸了摸不存在的大胡子。
“…可是…”没等阿拉贡再说什么,莱格拉斯已经留下一阵风去谋划了。

几天后,甘道夫来临。
阿拉贡站在离他们很远的地方望天,努力忽视两个人诡异莫测的表情。默默安慰自己,反正这两个精从来不会离开领地去对方领地过什么节,而且每次都得两头跑,还需要替瑟兰迪尔传话或者回答奇怪的问题!难道不能直白的像父亲那样直接问好吗?!比如,“你父亲还每日梳着复杂无用浪费时间的满头小辫子?”瑟兰迪尔王,您完全不需要担忧林德尔抢我父亲的问题,他早和你们家加里安在一起很久了。再比如,“近日这么清闲,你父亲不打算换个束腰?”瑟兰迪尔王,姑且不提您怎么知道我父亲有这么一身衣服,毕竟在您面前是没穿过。当然,我父亲身体好得很,锻炼治病处理文书样样没落下。

端午节前日
甘道夫交给莱格拉斯几片绿油油的超大粽叶,并嘱咐莱格拉斯说“一定要先交给林德尔,和他说这是人类那边特有的安神助睡眠的床单。”然后扭头边指着身后一箱酒边嘱咐阿拉贡说“你就少说话,多劝酒。这酒对人类来说就像喝饮料。”
于是,他们出发了。甘道夫笑眯眯的吐出一个烟圈。

瑞文戴尔
醉成一摊摊的精灵们当然不会晓得他们的难得深度睡眠领主已经被包成大粽子。当然,最先恢复的林德尔看完阿拉贡好心留下的解释信后让金花领主把瑞文戴尔的士兵们操练个惨都是后话了。

密林
莱格拉斯一行人在端午节前夕到达了密林周边。作为内应的加里安悄悄的先将“粽子”放到了瑟兰迪尔的床上,并在床边放好莱格拉斯王子的信。至于其它,加里安表示完全做好接受林德尔眼刀的准备。

拜访密林前夕
瑟兰迪尔在进入寝室前有点担忧加里安是否有什么事情,因为他的秘书一下午都是一会儿哭脸一会儿偷笑的。可,在看到床上那个绿的诡异的粽子后,大抵明白了。瑟兰迪尔并不急着打开粽子,估计也是一些奇怪的东西。而是选择先坐在床边阅读儿子的信件。看到信上儿子熟悉的笔迹不禁莞尔。
亲爱的Ada:
今晚请好好享用。
你的叶子莱格拉斯
真是,这个孩子,你父亲可没有那么大胃口。瑟兰迪尔好笑的叹了口气,侧身慢慢剥开了粽子。
瑟兰迪尔的笑容就这样僵住了。
埃尔隆德半蜷在铺展的鲜绿的粽叶中心,暗红的袍子松垮的裹藏埃尔隆德强健的身躯,未戴银箍的乌发凝合了黎明前的暗影,瑟兰迪尔俯身,浅金与乌色纠缠,蓝眸映出埃尔隆德非老亦非少,浮沉着欢乐与哀伤的痕迹的面容。在紧皱的眉头落下一吻,手抚面庞,那蕴藏着岁月洗礼的睿智的灰湛的双眸轻合,但手指所拂之处却腾起浅淡的红色。在耳边略带恶意的低语,瞬间睁开的双眸将俯身凝视的瑟兰迪尔扯入无际星穹,星光纯粹柔和,一经沐浴难以抽离。
“你知道。”瑟兰迪尔问道。
“刚醒。”埃尔隆德不舒服的扭了扭身子,滚到床的另一边,示意瑟兰迪尔把这个糟心的“粽叶”撤走。
瑟兰迪尔一把将粽叶揪于地上,眸色浓得近乎风暴前的海洋,而埃尔隆德仍是不自觉的随意的扯扯凌乱的衣服。“你还打算就这么睡么,埃尔。”没等埃尔隆德回答完为什么不,瑟兰迪尔就已经扑上去了。

第二日
瑟兰迪尔王和颜悦色的欢迎了阿拉贡的到来,并没有就阿拉贡被朝露打湿的发型发表见解。当然,下午他们才看到脸色铁青赶来的林德尔和神色复杂的埃尔隆德。阿拉贡心里默猜,原来父亲也有预知不到的事情。

热度 37
时间 2015.06.20
评论(5)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