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衆多cp爱好群》七夕联文




 




【炎葡】葡萄与炎的故事 之  浮生不过一场玩闹




 




炎像往常一样早早起床准备去公园晨跑。清晨的阳光总是让肌肉得到充分的舒展。




葡萄依旧顺着性子趴在床上用被子蒙住头,似乎这样就可以挡住恼人的清晨的到来,从而不受工作催促的在大床上翻滚。




 




然而,造物者总是喜欢捉弄一下愚昧而空虚的作品。就这样,当葡萄睁开被阳光晃得烦躁的眼睛时,眯着眼瞅到一个叉腰站在面前的背光的模糊巨影。葡萄抓了抓身下奇怪的触感,闻了闻手掌,青草的味道。未等想清楚缘何位于此地的葡萄就被这个巨影抱起。




“小朋友,你的父母呢?”一下子被抱得老高,有些目眩。葡萄打算推开环住自己的手臂,却被自己短小的胳膊吓到了。




“小朋友?……我不是坏人,你别慌啊。”葡萄挣扎着想要离开,然而脑袋却混沌不清。吓得炎赶紧把孩子放回地上。




“……小朋友?!老子我都28了还小朋友?!你哪只眼睛看见觉得我像小朋友!”




葡萄一手叉着腰,一手指着炎,用那接近三头身的身高,谜一般长到腰部以下的黑发,奶声奶气的骂道。真是毫无说服力。一个男生留什么长发。




一向喜欢孩子的炎蹲下身来戳了戳葡萄的脸颊,越看越眼熟。这边,葡萄也看清了巨影的长相。这凶帅凶帅的长相,不是炎还能是谁。




“炎你个二货!竟然没认出老子!”




“…………葡萄?”炎捂着刚被葡萄打了一拳的眼睛试探的问道。




“嗯哼!”




“……你怎么成这…………德行了?”炎憋笑憋的费劲极了。




“老子还想知道!”




就这样,不放心葡萄的炎,让葡萄搬到家里住。




 




葡萄的智商似乎一天天的下降。




扭头看了一眼在自家床上蹦跶的十分开心的葡萄,炎颇为心累的给麻辣打了个电话。




“……喂?”麻辣那边似乎是在做饭。




“……喂喂?”麻辣貌似给他的蛇君喂了一口吃的。




“再不说话挂了了啊!”麻辣似乎怒了。




“哦!是我炎。”




“又怎么了?”




“我家葡萄智商退化的厉害怎么办?”




“嘟嘟嘟嘟。”麻辣挂机了。




 




葡萄的记忆力似乎也在一天天的下降




这次是葡萄给老卡打了电话。“老卡!老卡!”




那边的老卡似乎刚睡醒。“……喂?”




“老卡,嘤嘤嘤……我是葡萄。我一觉醒来就不知道我在哪里了?呜哇哇哇~我还变了样子……”奶声奶气的哭腔听上去十分悲痛欲绝。而老卡也只是以为这是葡萄和炎的又一出玩闹而已。




“乖,别哭啦啊。你在那里很安全的。”老卡困极了,昨晚备了好久的课,下午还有两节大课要熬过去。




“啊,是老卡吗?不好意思打扰了……葡萄现在情绪不稳定……再见。”炎赶忙过来抱起葡萄哄着。




葡萄哭闹的对炎拳打脚踢,累了便蜷缩在床角,炎一过去就开始哭喊。葡萄看着炎满眼的陌生和警惕。




葡萄终究开始慢慢忘记了所有。直到忘记了如何言语。




 




葡萄的形象也一天天模糊




炎再也无法拥抱葡萄。葡萄慌乱的神色永远的映在了炎的眼底。




炎想要拥抱葡萄,却只能远望着葡萄瘦弱的身躯平静的站在铁轨的上。列车的声音愈来愈响,就像行驶在炎的心房。列车即将冲碎最后的幻影,那一刻回望炎的葡萄是本真的样子。那个脱离了稚气外形的葡萄,那个因为不言说的秘密蓄着长发的葡萄,那个永远低他一头的葡萄,那个任性却温柔的葡萄。那一眼消失了陌生,消失了慌乱,独有分离的决绝。




浮生不过一场玩闹。葡萄留给炎的离别箴言。




列车飞速的驶过,徒留站台上阳光打下的温热。炎终究逃不过追随。




 




 




“……我曾经毁了我的一切 只想永远地离开/我曾经堕入无边黑暗/想挣扎无法自拔/我曾经象你象他象那野草野花/绝望着 渴望着 哭着笑着平凡着……”炎翻了个身,平静关掉起床铃声,打算晨跑。




“……我曾经跨过山和大海/也穿过人山人海/我曾经问遍整个世界/从来没得到答案/我不过象你象他象那野草野花/冥冥中这是我/唯一要走的路啊……”葡萄扯了扯头发,早在铃声响起之前就已经惊醒,又一次梦到了同样的人。




 




“葡萄,你仍梦到了同样的人吗?”




“是。”




“你有什么感觉?”心理医生拿起了笔。




“……我,不知道。”




“你还觉得他是现实存在的吗?”心理医生放下了笔。




“……我不知道。”葡萄抱住头,搓了把脸。“他好像存在着,又似乎是我的幻想。但是他那么真实。”




 




浮生不过一场玩闹。炎之于葡萄总归是一场游戏,一场短暂生命的插曲。而葡萄之于炎却是魂魄的一片。从某种角度而言,葡萄的确是存在的,只是炎无法看到,无法触碰。毕竟在炎的世界的存活的时间已经结束。而炎呢,他的存在取决于葡萄的认知。




 




“葡萄,那个神秘的濒死体验怎么样?”老卡用手肘碰了碰好友。






“炎,你要知道,你对于他来说只是一场梦。”麻辣又一次结束了给别人的“濒死体验”。




“但是,我爱他。”




“他不会来了。”  




“我会去他梦里。”




 




Ps:我并不知道我写了什么,只是想写一下【炎葡】我们群的主打cp~~~顺便宣传一下我们的群。恩,写的超烂,我知道的…………





热度 6
时间 2015.08.20
评论(11)
热度(6)